第五章(28/45)

日期:2020-06-04/ 分类:新闻资讯

咻的一声,烟火从城镇各处同时齐射,象徵著今晚的庆典马上开始。「快走吧!我们也好好去玩,为生命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,当我们老得哪里也去不了的时候,可以拿出来慢慢品味。」彦纶自然地握著莉薇雅的手往人群集中的地方走去,不让她有任何抗议的时间。他们?她会和他一起变老吗?莉薇雅的思绪马上就被眼前的景象填满,庆祝会场热闹非凡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每个人都穿著漂亮的衣服来参加庆典,大家不分彼此地嘻闹著,这儿充满了美食、醇酒、音乐和笑声。面对这样热闹又多人的环境,习惯性的,她又想逃了。「你怕人?」彦伦紧紧地捉住她的手,不让她有挣脱的机会。「没有。」她逞强地抬高下巴。「那就过去呀!」他拉著她的手朝人群中心走去;他们这个样子,让他想起他小时候常帮著斐皓拖他家的狗长毛去洗澡。知道她并不擅与人相处,他一直将她紧紧带在身边,手劲也变得温柔,「如果不想走散就跟著我,懂吗?」莉薇雅点头,表示听到了。彦纶带著她到前头去看表演,沿路和许多人点头微笑,甚至还可以聊上两句,仿佛他就是镇上的人,而不只是一个过客。「你认识他们?」莉薇雅忍不住吃惊的问道。「不完全认识;那位秃头的是饭馆老板,有胡子的老先生是饰品店的老板,还有那位穿著绿衣的中年妇女是维娜夫人,旁边是她的女儿莎莎。」莉薇雅用一种崭新的眼光看著他,他的平和易处、擅於交际,和她的处世淡然、远离人群形成强烈对比;他是如何办到的?「你很容易和人相处?」隔了许久,她开口又问。彦纶看了她一眼,对他来说,和人们接触是件再平凡不过的事了,可是莉薇稚不同!她很少和人相处。「其实很简单,你对人好,自然人家就会对你好了。」尤其在这个世界的人比较单纯,不像他那个世界充满了尔诈我谀,和他们相处起来更为简单。对别人好,别人就会对自己好?是这个样子的吗?「你想先吃点东西,还是先去看表演?」他询问她的意见。莉薇雅摇头,表示没有意见。「我看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好了,没有吃东西就没有体力,没有体力就没有办法尽兴地玩。」他领著她走向食物区,准备先填饱肚子。他熟稔地带著她穿梭於人群之中,彷佛是走在自家客厅;而她早就失去了方向感,要不是他一直握著她的手,恐怕她早就淹没在人群之中,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。「你以前来过威尔特城吗?」莉薇雅不由得又问。「没有。」他是从异世界来的,怎麽可能来过这个城镇?!「可是你对这里好像很熟。」熟得就像自家厨房一样。「哦!我天生方向感好。」彦纶自我吹嘘道。事实上是他下午就事先来探过路,免得人一多就迷失了方向。莉薇雅这会儿对他又多了一分佩服,想不到除了偷看她洗澡换衣服之外,他也有优点。每个人都在大口吃著菜肴,大口喝著酒,然後大声笑著,不管认不认识,大家都拿出最热情的心来欢度这个晚上。他们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吃东西新闻资讯,也喝了酒新闻资讯,从没喝过酒的莉薇雅脸颊立时染上了一片红晕新闻资讯,脸部的线条也变得柔和,不再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样。彦纶给她喝些酒是有预谋的;酒精会麻痹人的理性,做一些平常不敢做的事,他觉得她太紧张了,希望她能放松一些。不过他随即就後悔了,因为喝了酒的她看起来更加诱人心魂……老天!这是在考验他的自制力吗?她半闭的星眸透著几分醉意,脸上有著年轻女孩独有的娇媚,而令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她的红唇,那样娇艳欲滴、饱满红润,教人忍不住就想咬上一口,品尝它的味道……不过最该死的是,一些不请自来的男人竟来跟她搭讪!她是他的!彦纶用十足占有的表情宣告所有人,要是再靠近一步,他就不客气了。「我们去跳舞。」他发现不管他怎麽瞪视那些人,他们还是不放过莉薇维,目光总是在她身上流转。「可是我不会跳。」舞剑可比跳舞简单多了。「放心,很容易的。」他鼓励著。「我不会。」这样融和的气氛让她也蠢蠢欲动,但她怕自己的笨手笨脚会当众出丑。「他们的舞就像土风舞那麽简单易学。」他告诉她。土风舞是什麽?她从来没听过。「但……」她还是会怕。她从来没有在这麽多人面前跳过舞。「走吧!」不由她决定,彦纶已经拖著她挤进舞池,村民们让了两个位置给他们。反覆又简单的动作,彦纶一下子就捉到了技巧,反倒是莉薇雅一直跳错,她似乎永远也搞不清楚哪一手应该配哪一脚。「算了,我还是……」她想放弃了。「胆小鬼,这样就想逃?」彦纶故意刺激她。「谁说我胆小了?」她挺直背脊,不服输地扬起下巴。「否则你就把它学会。」彦纶奸奸地笑了,发现她实在单纯得可爱。逞强的她,只得硬著头皮继续跳。「不用担心别人的眼光,就算你跳错他们也不会笑你的,只要跟著音乐的韵律摆动……」彦纶细心地指导,果然她很快就捉到了窍门,并且发现这个舞蹈其实一点也不难。团体共舞的时间结束了,接下来是青年男女的双人舞,只见一对对男女相继进入舞池,他们城里很多佳偶就是这样产生的。「我可以和你跳舞吗?」一位年轻女孩大方地邀请彦纶。彦纶看向莉薇雅,希望从她眼里看到稍稍的不满或是嫉妒,并大声对这女孩说:不行!去找别的男人,他是我的!只可惜,莉薇雅轻轻额首表示不反对,实在教人泄气。「莉薇雅……」他不想丢下她一个人呀!「你们去跳吧!我觉得有些渴,想喝水。」跳完舞後,她直觉比练剑还累,想好好补充一下水分。於是彦纶带著女孩转进舞池。莉薇雅一见到饮料,想也不想就倒来喝,直到人喉之後才发现这种饮料带有水果香和酒香;她觉得好喝,於是又喝了一杯,没多久头就开始有些昏沉沉的,不过感觉很舒服就是了。她露出浅浅的笑容,毫无防备的神情说有多诱人就有多诱人。彦纶的视线可是从头到尾都紧跟著她,自然也发现许多男人都准备开始向她伸出魔爪;他怎麽可能让他们得逞呢?一个转圈!他技巧性地将女伴转入其他人的手中,一把将不远处的莉薇雅揽进怀中。把她一个人放在那里,就像吊了一块大肥肉引诱著狼群一样!难道她一点也不生气他和女孩们跳舞吗?他光是看到那些对她虎视耽眺的男人, 湖北11选5走势图他就气得抓狂, 湖北11选5彩票网要丢几颗火球才会开心。「我不会跳……」她下意识地抗拒著。「跟著我就行了。」这时曲子变成了慢舞, 湖北11选5彩票平台他故意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, 湖北11选5中奖查询近到他可以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酒味。她好像喝了不少。「凌彦纶,我们的距离是不是太近了?」她的大脑告诉她,他们靠得太近了,近得可以闻到他身上的男性气息。原来男人的味道也可以这么好闻,让她觉得安全……安全?!是不是酒精在作怪呀?「叫我彦纶。」他命令道。连名带姓地叫,什麽罗曼蒂克的情调都没了。「彦纶……」她轻轻地咀嚼著他的名字。嗯!这样听起来顺耳多了。「我……」她觉得天地好像在转,还是他在转,或者是她自己在转?这一切看起来好不真实……彦纶给她一个醉人的笑容,她的表情看起来好天真,好纯洁,好没戒心,教人忍不住就想侵犯她。「你怎麽样?」「我……」她眼神迷蒙地望著他。「莉薇雅!」她用这种渴望的眼神看著他,教他怎麽把持得住呢?这样的机会不把握,更待何时?彦纶的唇就像被磁石吸引了过去,慢慢地贴上她……就在他的唇要落上她的之时,莉薇雅竟自动朝他「投怀送抱」,她的头倚在他的肩上.双手圈著他的脖子,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倚在他身上,她的气息吹拂在他的颈边,搔得他全身痒痒的……天呀:原来她这麽大胆,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挑逗他?!她知道玩火的後果吗?乾柴烈火的燃烧程度可是很吓人的。「莉薇雅……」彦纶沙哑地呼唤她。她的气息是全世界最诱人的香味,她的柔软则是全天下最甜蜜的折磨;一个男人面对著心爱女人的挑逗,别指望他能忍受多久!现在他需要一个隐密的空间,好让他们可以独处,他想好好爱她。「莉薇雅,我们回去好不好?」想来想去,最好的地方还是「hotel」。她仍是趴在他身上,没有回应。「莉薇雅?」他再叫她一次,还用手轻摇她,却仍是没有反应。不会吧……任凭彦纶怎麽叫她、摇她,莉薇雅都不为所动,只定定赖在他的怀里,两只手还圈著他的颈子,像抓住救生圈一般,怎麽也不放开。她怎麽可以这样?!挑起了他的欲望,然後自己睡著了!该死的酒!彦纶忍不住低咒一声,早知道她这麽容易醉,他也不会故意拿酒给她喝了。女主角睡著了,他还有什麽戏唱?唉……不过这样抱著她的感觉很好,如果是平常的话,他连个小手都没得牵呢。呵呵,虽然她嘴巴没说,但身体可诚实得很,她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将信任交到他手中了,否则也不会靠在他身上睡著了。他很想让时间就这样停住,多享受一下这幸福的时光,可是这是不可能的,再说他也不希望她感冒,还是及早送她回去吧!彦纶拦腰抱起她,一步步退出这个广场,朝他们住的饭馆走去。今晚的月色很美,新闻资讯加上有美人在怀,这种幸运之事,可不是每天都有;只是……他越走越觉得沉重,因为他快支撑不住她的重量了……抱著心爱的女孩固然是件罗曼蒂克的事,但考虑到现实面,他抱的可是活生生的女人,可不是一只小狗啊!於是他使用飘浮术,迅速回到饭馆中。进了房间,将她放在床上,窗外的月光正好照进来,流泻一床的银白;被包围在那光芒之中,她就像是美丽的女神,让人直想一亲芳泽。「在美丽的月色下,所有的事都该被原谅。」彦纶这麽告诉自己;好歹他也是花了很多力气才送她回来的,要一点点报酬不为过吧!话虽如此,他的心却是狂跳不停,像是第一次行窃的小偷一样紧张。他的头缓缓地接近莉薇雅,将自己的唇锁定好位置,然後靠近……可惜他的唇尚未达阵,整个人就立即撤离,因为莉薇雅突然张开眼睛看著他。「莉……薇雅?」第一次,口若悬河的他变得有点结巴。「谢谢你,我过了一个快乐的晚上。」说完,她翻个身又睡了,嘴角带著满足又快乐的神情。一旁的彦纶惊魂未定地拍拍自己的胸口,连带吻她的欲望也没了。不过听了她的话,他露出了笑容;只要她快乐就好,至於一亲芳泽,反正以後有得是机会。彦纶走出她的房间,轻轻地带上门,小声地说:「视你有个好梦,梦里有我。」*******头昏脑胀,星星在眼前飞来飞去,这就是宿醉的後遗症吗?莉薇雅生平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;她昨晚真的喝多了吗?她只记得自己喝了几杯酒,然後就什麽事都不记得了,连自己是怎麽回到旅馆的都不晓得。还有,她的衣服是谁换的?「凌彦纶……」昨天的事,他该最清楚了。「叫我彦纶。」她昨天不就是这麽叫的吗?「我的衣服……」她又问。「你先叫我彦纶,我再回答你。」他和她交换条件。「彦纶,我的衣服……」她指著自己身上,脸颊微红。「衣服?你的衣服很漂亮、也很合身呀!」这蓝色和黄色很适合她,还把她的一双美腿露了出来。「不是,我是说谁……我的衣服……」天听!这教她怎麽启口?「你的衣服有什麽问题吗?」彦纶端详了一会儿,摸摸自己的下巴,故意装不懂。「谁换的?」她的声音很小。「你说什麽?大声点。」他突然患了重听。「我是说,昨天是谁帮我换衣服的?」他非要她说得那麽大声,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吗?「你的衣服呀!是我——」「你?!」莉薇雅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她本来对他的印象已经稍稍改观,现在他竟然……「弗雷纳纳……」她唱著火炎球的魔法,接著手上出现一团熊熊的火球朝彦纶飞去,快得他根本问避不及。在这一刻,彦纶终於明白老师为何会语重心长地教他穿上这件衣服了。这件魔法的衣裳在被莉薇雅的火球烧了之後,就像海星一样具有再生能力,一瞬间又变回原来的样子,他也免於受皮肉之痛。「弗雷……」「等一下,我话还没说完!」彦纶急得大叫,他可不想再被烧一次。「还有什麽话说?」她本以为他是个好人,没想到他真的是色情狂;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偷窥她了!「我是说,「是我」去找女侍来帮你换的衣服!我想你穿著原来的衣服一定不好睡,就找人来帮你换衣服,想让你好好睡个觉。」哎,他不过开个玩笑而已,她的反应也太激烈了一点。「真的?」她猜疑地望著他,思忖他话中的可信度。「真的。」他只差没对天发誓了。「那……是我错怪你了。」昨晚好像是有个女孩子在她耳边说著要换衣服之类的话。「没关系,只要你以身相许,我就原谅你。」他笑著要求。「少作梦了。」她毫不留情地拒绝,没让他发现唇边漾起一朵浅笑。可是眼尖的彦纶还是看到了。如果是以前的她,大概甩都不甩他吧!可是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,他却发现她在改变,变得比较爱笑了……*****天色渐渐变暗,彦纶发现莉薇雅从中午开始就变得有些怪异,身体好像不是很舒服,问她,她又说没事;可到了晚上,她几乎走不动了,只弯下腰抱著肚子。「肚子痛吗?」他立即靠过去,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。脸色惨白的她,汗正一滴滴从额头渗出来。彦纶扶她到树下坐好,正巧前头有一个小湖泊,他将手巾弄湿为她擦拭著;在这森林中,他要上哪去找医生呀?莉薇雅并不回答,只是忍著疼,但疼痛却让她整个人虚弱无力,只能靠著树休息。「是不是吃坏了肚子?」前几天的庆典人那麽多,大家吃的都是同一个盘子里的食物,正是传染病菌的最好时机。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天,但有些病菌可能会有潜伏期……「不要理我。」她的脸亳无血色,似是忍受著极大的痛苦。他怎麽可能不理她?她是他所爱的女人哪!「到底怎麽了?」他才不可能就这样打退堂鼓,他非知道原因不可。「我说了,不要理我。」她想挥开他的手,可是他紧捉著,她根本没有力气摆脱他。「你不说,我就偏要理你。」她固执,他比她更固执。平常他可以随便她,但现下情况特殊,他才不会让步。「让我死好了。」她咬著下唇,有些愤懑。他是不会了解这种痛的!「为什麽?」看来事情好像没有那麽简单。「走开。」「你到底怎麽了?」「痛……」她抱著肚子低喊。「告诉我呀!」否则他怎麽帮她?「你走开。」她的泪水竟沿著脸庞滑下来;他就不能安静地走开吗?她哭了?!真有这麽痛吗?他的心都揪在一起了,他多希望能代替她痛,而不是看著她受苦……「你不告诉我,我就不走。你是不是吃坏了肚子?」他的态度相当强硬。她摇头。不是?那该不会是……喔!他懂了。「你是不是一个月会痛一次?」—」「你怎麽知道?」她抬起头,不敢置信地望著他。男人也知道这种事吗?「我还知道怎麽做可以让你舒服些。」虽然他这辈子是没机会生理痛,但在学校可看了不少;有此些女孩子还严重到会昏倒或是送医院。「真的?」她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丝希望。以前她都是静静地度过这几天,痛就让它痛,因为她什麽也不能做。「真的。」「怎麽做?」现在她只希望可以减轻痛楚。「洗个热水澡可以让你舒服些。」「热水澡?现在又不在镇上,怎麽洗?」「这还不简单!」彦纶走到小湖前,搬了不少石头筑起一个小空间,形成一个天然的浴缸,接著开始吟唱咒语。莉薇雅的眼睛睁大了;他想做什麽?难不成他想把这整个湖的水烧开?「火炎球!」彦纶丢了一颗火炎球到他筑建的小空间里,随即测了测温度,发现不够,又丢了一颗,直到他觉得水的温度正好适合莉薇雅为止。「好了!露天的三温暖。我会帮你在这附近设下结界,不让人接近你,你可以安心的在这里洗澡。」莉薇雅只是狐疑地看向他。「放心好了,我不会偷看的。我去帮你找些食物,吃了可以让你不这麽痛。」他们没有带甜食,所以他只能出去找。「为什麽你要对我这麽好?」她真的不懂,他们认识没有多久,况且她先前又那麽讨厌他,他为什麽对她那麽好?他没利可图不是吗?「因为我们是朋友呀!人家说在家靠父母,出外靠朋友,朋友有难,我当然要帮忙了。」他避重就轻的回答。「只是这样吗?」她才不相信。「你想听实话吗?好,我告诉你。因为我爱你,看著你痛比我自己还要难过,对你好只是出自於本能,我就算想不对你好都做不到。」彦纶笑得相当温柔,眼底尽是深情。莉薇雅沉默了。「你好好洗个澡,我去找些可以让你减轻疼痛的东西回来。」彦纶在周围设下了结界,然後又体贴地制造些雾气,最後才用飘浮术飞走了。莉薇雅犹豫著要不要下水;她先是试了试水的温度,发现竟是舒服得令人无法抗拒,接著便解下身上的衣服下水了。她将自己埋进水里,思考著他为她所做的一切。第一次被人这样呵护照顾,她的心头不由得涌上一股暖流。她问著自己,为什麽他要对她这麽好?真的只是因为爱她?爱她有什麽好处?她又有什麽值得他爱?事实上,他大可以不理她,让她痛死,可是他却想尽办法减轻她的疼痛。他让她觉得窝心,觉得像被人捧著,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。天呀,他给她的第一次实在太多了!「他真的爱我吗?」莉薇雅问著自己,却没有答案。这样的男人是她不曾见过的;他可以装成可怜的小狗,可以撒娇,可以带著她疯狂,给她惊喜,更可以做一些让她感动的事。她心里很清楚,这一路上虽然她的话不多,可他仍是极力逗她开心。当她露出笑容,她可以看到他眼中流露出来的成就感……她真的对他这麽重要吗?她不知道。以往的经验告诉她,男人都是不可靠的。但他呢?看到水中自己的倒影,她发现自己彷佛有些改变了。和他在一起的这些日子,她变得有笑容,变得比较不害怕人群,变得有自信,同时,对他的感觉也变了。她心里很清楚,她已渐渐对他改观;可是她也在担心,他对她的好可以维持多久?一天、两天?还是一年、两年?期望越多时,失望会不会也越大呢?她不知道;没有人可以告诉她答案,也没有人可以帮她。她并不想和他有所牵扯,可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。「我到底该怎麽办才好?」她仰望著天空叹息。

  身为标普高盛商品指数(S&P GSCI)后台公司的标普要求客户立即将WTI 6月合约全部转为7月合约,由此引发了油价的大幅下跌。

,,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