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(29/45)

日期:2020-06-04/ 分类:走势图分析

稍晚,彦纶回来时,莉薇雅已经生好了火。「我来就好了,你不舒服,应该要好好休息。」彦纶的脸上略显倦意,但他仍抢过她的工作,莉薇雅只好被迫坐在一旁。「来,先把这个喝下。本来它冷掉了,不过我又用魔法稍微把它加温了。这个世界没有瓦斯炉也没有微波炉真的很不方便,幸好还有魔法可以用。若是在我们那个世界,一定说这个是特异功能。」彦纶说得很热切,莉薇雅听得一头雾水。见她一脸不解,彦纶露齿一笑。「不管那些了。来,趁热喝了吧!」要解释下去,三天三夜也说不完。空气中弥漫著浓浓的巧克力香,他将一大杯热巧克力交给她。莉薇雅瞧他劳累的神情,知道他一定跑了很远.费了不少魔力;可她的心逃避著,不敢多问。她在怕什麽?怕更多的感动吗?「怎麽哭了?还很痛吗?」见她流泪,他急了。「我哭了吗?」摸著脸上的湿热,她才发现自己哭了。她向来不允许自己在别人眼前暴露脆弱的一面,是因为今天特别累,所以忘了武装自己,将一颗易感的心泄漏了?「还是巧克力不好喝?没关系,我可以——」他起身想再为她想办法,莉薇雅却拉住了他的衣服。「不用了,我好很多了,真的。」她忙拭去脸上的泪水。「可是你……」「谢谢你为我做的。」她真的很感谢他,没有人待她这麽好过。「既然这麽感谢我,你就以身相许报答我好了。」他顽皮地一笑,气氛又变得轻松。「得了便宜还卖乖!」她也跟著笑了。和他在一起变得越来越容易,常常因为他的几句话,两个人都笑开了。莉薇雅喝著热烘烘的巧克力,心头也热烘烘的,她好像也感受到心中那块冰山也随著热巧克力而融化了。「早点休息。我会照顾你的,安心睡吧!」他走至离她不远处守著营火,也守著她。他的背相当宽阔,似乎可以承受所有的挑战,这令她感到安全,好像可以这样一辈子看著他都不厌倦。一辈子?她笑自己的傻气,什麽时候开始,她竟也有了这麽奇怪的思想?只是……这样的男人,哪个女人会不动心?「你这样一直看著我,会让我以为你希望我陪著你一起睡的。」他的笑容里有著调侃,还有……许多温柔。「晚安。」她翻了个身不理会他,不过她的嘴角含著笑。今晚,应该会有个好梦吧!******「再过去约半天的路程就是瓦鲁兹国了。」莉薇雅说道。「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?你累了吧!」彦纶哪管什麽城,他关心的是她的身体。「不累。」「可是我累了。」他装成小可怜,好似再走下去,他就会当场挂棹。「好吧!」其实莉薇雅心里很清楚,他是怕她的身体负荷不了。这些天他的速度可比蜗牛还慢,一天的路程当两天走;她当然知道他的用心,只是他真的不必当她是个玻璃娃娃,好像一点风吹草动都经不起似的;比起其他的女孩子,她是相当独立的,她可以照顾自己。不过,有他陪伴的日子真的一点也不无聊,他能言善道,嘴巴又甜,时常逗得她很开心走势图分析,而她的心也在不知不觉中一天一天的沦陷。这是件危险的事情;喜欢他或许很容易走势图分析,可是要忘了他呢?他迟早要回到他原来的世界不是吗?他会为了她留下来吗?唉走势图分析,不可能吧……「你在想我吗?」彦纶一张放大的俊脸挤进她的视界。「谁想你啊!」莉薇雅後退了一步;她不习惯和人靠得太近,尤其他的脸都快贴上她的了。「我长得这麽帅.想我也不错呀!」他得意地笑了。帅?莉薇雅第一次仔细观察他,发现他真的长得很好看。帅气十足的男性脸孔,配上刚毅的眉,专门用来放电的眼睛,低沉浑厚的嗓音令人悸动,经常挂在唇边单纯而随和的笑容,更让他英使得不可思议——当然,他还有一副无懈可击的好体格。「怎麽样,我长得很帅,体格也很棒吧!」彦伦对她搔首弄姿,一会儿摆出要酷的表情,一会又是迷死人不负责的笑容,再一会儿又成了健美先生,极力展现自己的肌肉。「马马虎虎。」她忍住笑意,刻意漠视他的表演。「这位识货的太太,买下我你可是赚翻了,包准你舒舒服服、愉愉悦悦,舍不得放手。」这下,他更努力展现自己,大唱卖身戏码。「你是在推销自己吗?」「我不过是在告诉你,我有种种优点和好条件罢了。这位太太,不买你可会後悔一辈子的。」他当真推销起自己来。「什麽太太,我还没嫁人。」对於他这种不正经的样子,她想生气都气不起来。「那嫁给我好了,只要你以身相许,就可以名副其实地成为「太太」了。」这话几乎快变成彦伦的口头禅了,每天都要对她说上一、两遍。「你呀,下辈子吧!」她也是那句老话。虽然又碰了一次软钉子,不过彦纶有信心,只要他有心,一定可以让她点头的。「救命呀……」突然有一名少女大叫著朝他们跑来,接著扑向彦纶。「救救我!」她哀求著;从她狼狈的样子就知道,她一定是遇到什麽事了。「发生了什麽事?」有少女投怀送抱呢!不过她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年龄,对於残害国家幼苗他可没兴趣,他现在唯一想「残害」的只有莉薇雅。「求求你救救我,有坏人要抓我!」她的脸上带著泪痕,头发被散著,像是跑了很远。这时,另一群人赶到了。「玛丽亚公主,请你跟我们回去,魔法师正等著与你举行婚礼。」带头的男子是穿著铠甲的禁卫队长。「不要。」她躲到彦伦背後寻求庇护。对於落难的少女,他怎可能眼睁睁看著她被带走而不帮」?彦纶慢条斯理地露出一个笑容,「你听到了,她说不要。」「公主,国王很担心你,魔法师也是。」「哼,他只想要我的国家,我死也不要嫁给他!」玛丽亚拚命摇头,她才不会和他们回去!原来是逼婚呀!彦纶大概有一点眉目了,八成是个老头子魔法师觊觎权势,想要娶公主为妻,这样就可以继承国家的统治大权。这种三流的剧情不管在哪个时空好像都上演著。想想,他的运气好像都不错, 湖北11选5彩票网每次都可以救到公主, 湖北11选5彩票平台像上一次他就救了克莉丝蒂公主。反正只要是女人, 湖北11选5中奖查询他一定会伸出援助的双手的, 湖北11选5官网这是从小的家训。「玛丽亚公主如果不和我们回去,就别怪我们无礼了!」「我们两个是不是都成了隐形人,他们都没注意到我们的存在哩。」彦纶嘻笑地问著莉薇雅,而莉薇雅又挂上了冷漠的表情,她并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。「我这个人生平最不喜欢看到有人欺负女孩子了,尤其你们又是这麽多人;我们有话好说嘛!她说不和你们回去,你们就别勉强她了。」彦纶是和平主义者,先以和平的方式解决,若是不能解决,再以武力行之。「那就不要怪我们手下无情!」禁卫队长一声令下,几十名士兵就围住他们,准备攻击。「啊——」看到这等刀光剑影的场面,玛丽亚公主腿一软就昏倒了,彦纶眼明手快地抱住她。「她昏倒了?」莉薇雅看著这名少女倒在彦纶怀中,心里突然闪过一丝奇异的感觉。「大概是惊吓过度吧!」彦纶看著臂弯中的少女,她看起来眉清目秀的,只可惜年龄太轻了。如果是以前,他大概会把自己的多情分一些给她,但现在他已经有了莉薇雅,他愿意为了一颗钻石而放弃其他的宝石。「先把她放到安全的地方,等一会儿打斗可能会伤到她。」莉薇雅说道。虽然她并不想管,不过被他拖下水了,她不想管也不行。「务必把公主带回去!」几十名士兵应了一声,然後蜂拥而上,拿著剑对付莉薇雅。「赤红的火焰啊!请降到我的剑上,释放你的能量,发挥你的威力吧!」莉薇雅唱完後,手上那把看来平凡无奇的细剑瞬间幻化出赤红的火焰,熊熊地燃烧著。士兵们看了之後,心中不免有些忌惮。「上呀!你们怕什麽?」禁卫队长只会在一旁叫著,自己也不敢向前。「火焰剑!」莉薇雅将剑高高举起,向前一砍,一道熊熊的火舌便朝他们飞去,吓得这笔士兵抱头鼠窜,生怕被当成碳烤。士兵们幸运的逃过一劫,不过每个人都拚命地扑打著自己身上的火苗;它的威力实在大得惊人,一旁的树木全都遭了殃,燃烧起来。莉薇雅正想扑灭时,彦纶已经早一步出手了。「水之精灵温蒂妮,请带走火的怒息吧!」他右手一洒,一串串水珠就扑灭了火花,让森林免於遭受火噬。「你们……魔法师不会放过你们的!」禁卫队长见苗头不对,带著伤兵连连逃离现场。「魔法师有什麽好希罕的,不过放放火、放放水而已嘛!我也会呀!」当个魔法师值得这麽拽吗?听到他这麽说,莉薇雅又想笑了;他真的不知道魔法师的厉害吗?魔法力强的魔法师可以在一瞬间毁灭一个国家,甚至可以毁灭全世界呢。「那个公主……」「大概还在昏迷当中。我有个办法可以让她马上清醒。」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。「什麽办法?你该不会是想用什麽魔法吧!你要放火烧她,还是放水淹她?」莉薇雅忍著笑,他这魔法师有什麽好方法?「那个太残忍了,我对女孩子可是非常尊敬的,我用「阿摩晨亚」来叫醒她就好了。」彦纶回答,同时意外地发现,原来莉薇雅也挺有幽默感的。「阿婆你哑?不能说话的阿婆怎麽叫人?」这是什麽叫人的方法?「阿婆你哑……哈哈哈!我从来不知道这个东西可以这样翻译,哈哈哈……」彦纶只差没笑得在地上打滚,他现在才知道,走势图分析原来莉薇雅是非常有搞笑本领的。「是你自己说的。」见他笑成那样,她知道自己一定哪里说错了。可恶的凌彦纶,他一定要笑成这样吗?「是是是。其实「阿婆你哑」是一种化学用品,我们通常拿它来清扫厕所;它的味道具有刺激性,在我们那里可是帮助清醒的好东西,只可惜我没带来。」他忍著笑说明。「你要拿洗厕所用的东西叫醒她?」她觉得有些离谱。「不过要请你帮忙。」他郑重地将手放在她肩上,似乎要交付什麽重责大任。「我?」她能帮什麽忙?「我们人身上也有「阿婆你哑」,我是男人总是不太好,所以就请你帮个忙。」彦纶凑近她,小声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。莉薇雅的眼睛睁得好大,过了好久才开口。「你确定要用这个东西叫醒她?」「当然是……骗你的。」产纶爆笑出声。可惜,莉薇雅一点也不欣赏他的幽默。「凌彦纶!」她的表情看起来想杀人。「有何贵事?」他仍是笑脸以对。不管她是高兴的样子,还是生气的模样,都好过淡然无表情。「下地狱吧!火炎球!」莉薇雅释放出一团火焰围住他。唉,老师真是有先见之明,下次遇到他,一定要好好谢谢他送了这件魔法衣服。*****「这是……」玛丽亚公主睁开眼睛,看到两张生面孔。「他们都走了,你没事了。」彦纶对她笑了笑。「谢谢。」这个男人的笑容具有无比的亲和力,又长得很帅,害得她心儿怦怦跳,脸也红了。「你发生了什麽事?」彦纶好奇地问。「我……」她欲言又止。「不想说没关系。」莉薇雅并不勉强。「要不要吃点东西?」彦纶体贴地将食物拿到她面前,语气温柔。「嗯!」玛丽亚从他的手上接过食物,对他害羞地一笑。这样娇羞的表情!彦纶已经习以为常了;可惜的是,他要的女人只有一个。彦纶看向一旁没什麽表情的莉薇雅,他对别的女孩这麽好,她不会吃醋吗?「事情是这样的……」玛丽亚决定告诉他们来龙去脉。「我是瓦鲁兹国唯一的公主,大约一年前,当时我父亲正要去拜访别的国家,路上遇到了盗贼洗劫,身边的人又保护不了他,正巧一位魔法师出现了,替我父亲打退了盗贼,搞了感谢他,我父亲便赐予他宫廷魔法师的职位;谁知,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……他知道娶了我之後可以继承整个国家,於是便向我父亲提出请求,可是我不答应,他就威胁我,若是我不愿意,他就要软禁我父亲。最後他对我父亲下了魔法让他长眠,我则逃了出来。」「我能不能你问一个问题?」彦纶望著她的脸,突然发问。「什麽问题?」「你今年几岁了?」「满十六。」她羞怯地回答。「天呀!果然只有高中生的年龄。他想老牛吃嫩草啊!」「高中?牛吃草?」玛丽亚愣住了。「没事没事。」这和他想的剧情果然差不了多少。呵呵!他还真是神机妙算,他改行去当算命师好了。「那你打算怎麽办?」「回去。」她垂头丧气的说。她不能放著父亲不管。「好不容易才逃出来,你又要回去?这不是羊入虎口吗?」彦纶并不怎麽赞同。「我不能放著我父亲不管。」她低下头。「视你好运。」莉薇雅说道。他们的目标是妖精王国,别人的家务事,她并不想管;如果这是玛丽亚公主的决定,她不会多说什麽。「我能不能请你们帮我救出我父亲?」她可怜地哀求著。「我们……」彦纶看向莉薇雅,他知道她并不想膛这淌浑水,可是对於女孩子的请求,他向来很难拒绝。「你们可以救我,就可以救我父亲,请你们一定要帮我!」可以从那些精良的战士手里救出她,他们一定不是简单的人物,或许他们可以从魔法师的手中救回她的父亲。「莉薇雅?」彦纶希望能徵得她的同意。莉薇雅没有说话;卷入别人的战争是她所不愿意的.可他既然管了,她也只好插手了。於是,她点点头。*****「公主回来了!」在城门守卫的士兵通报。「她是该回来了。」一名年轻男子露出冷笑。他早算准她一定会回来的,她不会放著父亲不管。呵呵,这个国家再没多久就会变成他的了。玛丽亚傲然地走进大厅,年轻的男子出来相迎。「欢迎回家,玛丽亚公主。」男子露出笑容。「我父亲呢?」她急著见父亲,若不是为了他,她也不会回来。「国王现在好好地躺在寝宫休息,只不过这一睡可能要睡好一阵子。公主,你改变主意要嫁给我了吗?」其实他也可以用强硬的手段来夺取这个国家,不过人民对於国王相当爱戴,若是他强取豪夺得到王位,恐怕让人不服,所以才要娶这个黄毛丫头。其实像这种发育不全的丫头他才没什麽兴趣,娶她只是权宜之计;当他把整个王国拿到手的时候,她就什麽都不值了。「你也太不上道了吧!居然用卑劣的手段逼人就范,连我这个同业都看不起你了。追女孩子最重要的是心,要不要我传授你几招求爱大法呀?」彦纶一进门就要嘴皮子,对於他的行为挺不耻的;追女人用这麽下流的手段,太丢男人的脸了。年轻男子把目光转到彦纶身上,以及……莉薇雅?!「好久不见了,莉薇雅。」他看到莉薇雅时,笑容又加深了。这麽多年没见,她变得更漂亮了,让他的心又浮动了起来。「是你,法尔科迪。」莉薇雅淡淡地招呼。这个世界还真小,让她遇上当初那个想非礼她的人。「梅卡兹老师还好吧?」当年,他曾向梅卡兹学过魔法,因为梅卡兹不教他更高深的魔法,於是他转而向莉薇雅下手,结果被莉薇准所伤;不过若她还以为他是以前的法尔科迪,那她就大错特错了。「老师好得不得了,四十岁还是一尾活龙。」彦纶回答。「你又是谁?」法尔科迪仔细打量这名魔法师装扮的男子,他为什麽会和莉薇雅在一起?他们又是什麽关系?而他的实力有多少?「我叫凌彦纶,是老师新收的学生。」彦纶微笑以对,对於这个男人的身分已有了底。「你学多久了?」他知道梅卡兹有好几年没再收学生了,为什麽会收他?「大概两个月吧!是不是?莉薇雅。」彦纶问向莉薇雅。哼!连自己学了多久都不清楚,看来也是菜鸟一只,构不成什麽威胁。法尔科迪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。「莉薇雅,老师不是不再收学生了,怎麽还教他?」法尔科迪反而问莉薇雅。她的美已经到了令人难以转移视线的地步,当初若是她肯帮他得到禁忌之咒,他又怎麽会霸王硬上弓呢!是她太不识相了。「因为他资质好吧!」莉薇雅故意刺激他。在父亲以前所收的学生中,就属法尔科迪的资质最好;但他的野心也大,所以父亲并没有把高深的魔法教给他。但他若是小看彦纶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,在父亲所布下的魔法结界中,他还是第一个学生。「莉薇雅,原来你也这麽认为,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这麽想呢!像我这种天才可是世上少见、独一无二呢,呵呵……」发现这个叫法尔科迪的男人有些不以为然,彦纶就尽量吹牛,反正吹牛又不用花钱。法尔科迪冷哼一声,在梅卡兹众多的学生中,他才是资质最好的,可惜他不识货,不肯教他更强大的魔法。後来他另外找了老师,才花了短短五年的时间,就已经学会了高级的魔法。不过他不知道,彦纶才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学会了高级魔法,召唤精灵也是轻而易举。「你快把我父亲还给我!」玛丽亚命令道。「好啊,只要公主肯答应跟我结婚。」他的最终目的还是这个国家。「如果你打嬴他的话,我就答应你。」玛丽亚将彦纶推出来。「我?等等,我没有实战经验……」他只是吹吹牛而已;若要比起来,莉薇雅应该更厉害才是,她会用剑也会用魔法。「如果你输了呢?」玛丽亚完全没听到彦纶的抗议,自顾自地问。「喂!我没有答应……你们……」可惜,没人理会彦纶。「输了的话,我就永远离开这里。」当然,他是胜券在握。「并把你的魔法释放掉。」莉薇雅加开条件。她很清楚这个人,只有把他的魔法释放掉,让他一辈子当个平凡人,才能防止他出花招。「那我也再加一个条件。若是他输了,我要她。」法尔科迪指向莉薇雅。「不行不行:她是我的,你别想从我身边抢走。」彦纶忙挡在莉薇雅面前;开什麽玩笑,谁都别想跟他抢!「不如这样,如果我打输了,你要我好了。」他提出另一个建议,还朝法尔科迪抛抛媚眼。法尔科迪不屑地看了他一眼,反倒是莉薇雅竟然笑了。她的笑容让法尔科迪震惊不已;从认识她以来,他几乎没看她笑过,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没正经样的男人才说了几句话就让她笑了!她的笑容让她看起来更加美丽,也更坚定了得到她的意念。「走,现在就到後山决斗。」法尔科迪下了战书。「别这样嘛!我们有话好说,为什麽一定要动手呢?」彦纶这个和平主义者一向不喜欢动手动脚。「哼,废话少说!如果不动手就代表你输了,那麽国家和莉薇雅我要定了。」彦纶翻翻白眼,他脑筋秀逗了才会把莉薇雅拱手让他!算了,这种没受过教育的人,和他多说也是白费力气,要打就打吧!「你也不用这么赶吧!至少也要等我吃个饭洗个澡休息够了再打。我们走到这里已经很累了,你要是赢了,会心安吗?」他的话好象在说:就算你赢了也是小人之举,一点也不光荣。「好,明天中午,在后山。带这两位贵宾到房间休息!」法尔科迪命人带路,免得被人家说他欺负弱小。等他有了充足的精神再好好教训这只菜鸟,让他知道真正的魔法厉害之处,他的头就多寄放在他的脖子上一天吧!「收到。」彦纶答应了。哦,她的白马王子竟然为了她答应去决斗……玛利亚心中是无限的感动,她的眼神充满了崇拜,充满了敬佩。法尔科迪从彦纶的眼神看到一抹敌意以及杀气,可是一会儿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漫不经心。「莉薇雅,我要为你战斗,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?」彦纶缠着她邀功。「怎么表示?」他又想做什么?「不如这样好了,你就以身相许吧,这样就算明天为你战死了,我也心甘情愿。」看他表演得多起劲,只差没抛头颅洒热血,来表示他的真心。「你死了最好,省得我还要陪你去妖精王国。」她假装漠不关心地走出去。事实上她对他有极大的信心,父亲曾说过,彦纶的魔法力深不可测。「你怎么可以这样……莉薇雅……」他也跟了上去。留在大厅的玛利亚则还为了白马王子愿意为她决斗之事,在那里感动得痛哭流涕。?

,,辽宁11选5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