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(30/45)

日期:2020-06-04/ 分类:预测推荐

第二天中午,彦纶依约出现了,到场的还有莉薇雅和玛丽亚。「彦纶,我会帮你加油的!」玛丽亚大声喊叫,双手紧紧握在一起,为她的白马王子祈祷,彦纶则是回她一个迷人的笑容。「如果你现在投降,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。」法尔科迪表现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。啧!这句话应该是由他来说才是。「那你会放过莉薇雅吗?」「她会是我的。」「是吗?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从我身边带走她:」彦纶的表情变得很正经。莉薇雅是他这一生中第一个动心的女人,他努力了这麽久才让她慢慢有改变,怎麽可能说让人就让人?她又不是东西。「我正想试试!」对於这只菜乌,他没有手下留情的必要;他要让他清楚的明白,什麽叫作强者。「我想,那个曾经想侵犯她的人就是你吧!」彦纶想弄清楚事实。「哼:谁教她不识好歹,不肯告诉我更高深的魔法咒语,我只好从她身上「下手」了。」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麽不对。「只为了满足你的私心,想要得到更高深的魔法,你就可以这样伤害她吗?我不会原谅你的!」「是她自己的个性太不可爱了;不过她长得倒是比五年前漂亮许多,我想光凭这一点,我可以忍受她。」「你不会有机会的!」彦纶的表情充满愤怒,他大喝一声,身体周围充斥强大的气流。「看来,你是有两把刷子。」这种强大的气流不是一般的魔法师可以释放的。「我会让你知道,我有很多把刷子!」这家伙竟然曾经想侵犯莉薇雅?!纵然莉薇雅己经教训过他,可是他害得他现在追得这麽辛苦,这个代价,他会连本带利一起向他讨回来。「火炎球!」彦纶两手一丢,两团烈火霎时飞向法尔科迪,不过被他挡掉了。「暴风术!」法尔科迪不甘示弱,马上加以反击,可是也被彦纶一手挡掉了。他是没有实战经验,可是闪躲的经验可是十分丰富,雪儿和莉薇雅在无意间帮了他不少忙,让他练就了一身超好的闪躲功夫。「别以为只有你会,我也会。水龙破!」一条水龙从彦纶的手上释放出去,来势汹汹。法尔科迪用魔法障壁抵挡,人却退了好几步。好强的力道!他本来以为只要几个小魔法就可以把这个小夥子解决,没想到他竟然会一些上乘魔法;看来他不能轻敌。「燃烧著赤红火焰,集中到我的手中,成为我的力量……」法尔科迪吟唱著咒语。「你想用烈火球吗?何必这麽麻烦还唱咒语,像这样一丢不就出去了。」彦纶轻松自在地放出威力强大的烈火球,吓得法尔科迪只好改用魔法障壁来避开,但他仍是受了伤。「老师交代我最多只能用到这种程度的魔法,再上层的不能用了,你还是乖乖地投降吧!」胜负已经很明显了。「我不信!你怎麽可能会嬴我?你才学两个多月而已……」「学两个月又怎麽样?我天资聪颖,才一个多月老师就叫我毕业了。」彦纶故意说道。「他一定有教你特殊的魔法对不对?」「需要特殊魔法吗?这些小魔法就弄得你灰头土脸了。不过我的确有学魔力强大的「禁忌之咒」,怎麽样?」这些话无疑是在嘲弄他。「可恶……火炎球!」法尔科迪也丢出火球。「这种小儿科对我是没用的。」彦纶是胜券在握,因为实力实在相差悬殊。「试试这个……风之刃!」彦纶举起右手,由右向左轻松地一划,一道淡蓝色的风刃笔直地往法尔科迪射去,重重地伤了他。「你……」他的魔法实在太强了:「认输了吗?」彦纶暂时收手;他当然也没有置法尔科迪於死地的念头,给他一些教训就够了。「我认输。」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,再不认输,恐怕他就真的要死在他的手上了。「嘿嘿!我打赢了。」彦纶做出胜利的手势,露出得意的笑容,和先前对决时的正经样有著天壤之别。此时,法尔科迪却卑鄙地跑过去挟持了玛丽亚公主。「喂,打输人就用这种三流的手段,你还是不是男人?」他简直丢光了所有男人的面子!「哼!我要这个国家预测推荐,谁也不能阻止我!如果你敢过来一步预测推荐,我就杀了她!」法尔科迪威胁道。「彦纶预测推荐,救我……」玛丽亚的脖子被勒得死紧,呼吸有些困难,不过她深信她的白马王子会来救她的。彦纶就是看不得女孩子被欺负,尤其还是用这种卑劣的方法,他怎麽可以不管?「我拿禁忌魔法的咒语和你交换她。」这个诱惑应该挺大的吧!「彦纶,不行!要是他学会了……」莉薇雅反对。彦纶使了个眼色给她,要她放心。「好!」要是学会了禁忌之咒,就算这个彦纶有再大的魔法,他也不怕了。「那你先把公主放过来。」彦纶开出条件。「哼!你以为我是笨蛋吗?若是把公主放过去,你不给我咒语怎麽办?」他又不是三岁小孩,那麽好骗!「好吧!那麽我们一手交咒语,一手交人质。这个咒语大强了,我不能吟唱,所以我把咒语写下来给你。」老师可是千交代万交代不能用呀!一个不小心,连他的小命也会赔上。「可以。」法尔科迪同意。「莉薇雅,麻烦你看著他们,我去把咒语写下来给他。法尔科迪,你要是敢对她们两个出手,我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!」彦纶说完就一溜烟不见人影了。哦!她的白马王子,竟然这样为她牺牲……玛丽亚简直感动地想哭。「你变了很多嘛!」法尔科迪对莉薇维说道。她就像成熟诱人的果实,每多看她一眼,想吃掉她的欲望就更强了。只要有了禁忌之咒,他就天下无敌了!莉薇雅并不答腔,面容依旧淡然,眼里却有著微微的怒意。要是父亲知道他还是没有悔改之意,一定会大失所望的。没多久,彦纶就飞回来了,手上多了一张纸。「彦纶……」玛丽亚高兴地叫著他。「玛丽亚公主,我马上就救你。法尔科迪,你要的东西在我手上,放了她吧!」「先把咒语给我。」禁忌之咒……哈哈哈!太好了。「不行,先把人放了。」「你没有选择的馀地;如果再不把咒语交给我,我就杀了她。」「你若杀了她,一样得不到这个国家。这样吧,不如我们一起交换好了。」「好吧!」有了禁忌之咒,还怕到时他们不乖乖听话吗?於是彦纶将写著咒语的纸交给他,可是法尔科迪却没有将公主放了。「你当我是笨蛋吗?我咒语也要,公主也要!」他出尔反尔。彦纶早就知道坏人没有一个守信用的,当然也就没写真的咒语给他。「这是什麽?」法尔科迪发现这张纸上写著他看不懂的东西;而在他分心之际,彦纶乘机救了公主。「这是化学方程式,h2o代表水,co2代表二氧化碳,ca是钙……」彦纶给他的纸上写满了化学式,还得意洋洋地教导他。「你要我?!」法尔科迪恶狠狠地将纸揉成一团,愤恨地丢开。「没错,我就是要你。」彦纶大大方方承认。「可恶……火炎球!」他恼羞成怒地向他们丢出火炎球。「魔法障壁!」莉薇雅为他们三个筑了一个魔法的防护罩。「你说话不算话,要付出代价的!」彦纶给他一记「五雷轰顶」的雷击破.法尔科迪便躺在地上动不了了。「你们……」「我们很厉害是不是?呵呵!」「依照约定,你要释放你的魔法。」莉薇雅说著,剑就架在他脖子上,彦纶也是一副「你不听话就再赏你一颗火球」的模样,为了保命,法尔科迪只好照做了。「万物的精灵……」他念起咒语,将自己的魔法全都释放,现在的他和一般人没什麽两样。「剩下的就看公主怎麽处分了。」彦纶将处置权交给公主。「你实在太可恶了, 湖北11选5彩票平台我要先把你关起来, 湖北11选5中奖查询等到我父亲醒来再做打算。」玛丽亚说道。「没我们的事了!我们也该上路了。」彦纶可没忘记自己还有别的事要做。「等一等!让我好好的招待你们好不好?谢谢你们的帮助。」玛丽亚恋恋不舍的问著彦纶。对於女孩子们诚挚的邀请, 湖北11选5官网若是不答应, 湖北11不就太伤人家的心了吗?不过她看他的眼神,让他有些担心。以前不管有再多的女孩子,他一律接受她们的好意,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,他只要莉薇雅一个人。「拜托你们……」「好吧!」答应的人是莉薇雅。彦纶今天用了不少魔法,应该好好休息一天,明天再上路也不迟。「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罗!」彦纶笑嘻嘻地点头。*****夜深人静,可彦纶却睡不著,一个人坐在中庭看月亮,想起爱钱的雪儿、麻烦的凯儿以及沉稳的芰皓。不知道大家现在怎麽样了?因为他的一次实验,他们也被炸到这个世界来。为了寻找回家的路,他们正在努力充实自己的能力,并找寻大贤者的下落;经过了这麽久,不知道学校那边是否有发出失踪人口的讯息?或者他们就这样平空消失了?其实他是挺佩服自己的,没想到他竟然这麽厉害,可以扭曲空间;想当年他的曾祖父曾经试验过,最後却失踪了,不知道是真的成功了,还是就挂掉了?在他的心中,对於这三个青梅竹马的好友兼邻居,他是有著抱歉的;因为他的缘故,才会害得他们也和他一样,是他对不起他们。但他的歉意维持不了三秒钟;谁教他们是有福同享、有难同当的好朋友呢!一起来到异世界,大家彼此也有个伴,比较不寂寞;况且四个人分开找大贤者,机率或许会大一点……真的吗?他怀疑!先说凯儿好了,那个集麻烦於一身的女孩,谁沾上她谁倒楣。他们三个是习以为常了,可是这个世界的人呢?他实在很替他们担心。若要指望凯儿找到大贤者,比太阳打从西边出来还困难。再说到雪儿,可怕的抢钱美少女,她赚钱的功力可不会随著时空有所不同而消失,加上一身的好剑法,现在八成在哪个不知名的地方数著她赚来的钱。所以他也不敢对她抱太大的希望,毕竟她赚钱摆第一,回家的事……唉!看来,最可靠的应该就是斐皓了,他沉著冷静,善於分析和行动,所有的事到他手上都是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,算起来可是希望最大的一个。不过他有个挺大的致命伤,那就是不能坐船,偏偏他就是被派到南方去,去个什麽小不拉几的卡拉普岛。大贤者会住在那里吗?他倒觉得机会渺茫。这麽说来,他自己的机会比较大喽?也未必,对他而言,追莉薇雅比找大贤者来得重要多了。都是那个「传说中」贤者米希尔占卜的结果,为他们各自安排一方前进,还口口声声说是命运的安排……或许是吧!所以才会让他遇上莉薇雅。如果今天是斐皓遇上她,两块冰块恐怕也擦不出火花吧!「这样想想,斐皓和莉薇雅……好像呀!」他们一样的淡然处世,对人冷淡而有礼,预测推荐但都有颗温暖的心……呵呵呵!莉薇雅真像是斐皓的翻版。和莉薇雅旅行也有一小段时间了,莉薇雅的转变他都看在眼中。她其实信赖著他,也有一些喜欢他,只是还谈不上爱。距离她爱上他,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呢!不过他凌彦纶什麽都没有,就是对女孩子最有耐心;更何况她是他第一次真心喜欢上的女孩,若是追不到手,他的面子往哪搁?但是……要是追到手了呢?他要回去吗?废话,当然是带著她一起回去罗!他们凌家几乎是代代单传,他要是不回去,凌家的香火就要断送在他手里了;况且他带了心爱的女孩回去,老妈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呢!「猜猜我是谁?」一双柔荑覆住彦纶的眼睛。「是可爱的玛丽亚公主对不对?」他最讨女孩欢心的,莫过於那张甜嘴巴了。「讨厌,一猜就中。你怎麽不会猜是莉薇雅?」玛丽亚坐在他身边问道。「因为味道。每个女孩子都有特别的味道。」而且莉薇雅才不会做这种事,会做这种事的应该是他。「明天你就要走了?」突然间,玛丽亚的眼神黯淡下来,有著无限的眷恋。「嗯。」他很清楚玛丽亚喜欢他,可是他不会给她任何承诺,因为他只想向莉薇雅许下诺言。「我喜欢你。」她红若脸告白。早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,她的心就沦陷了,他是她的白马王子。「我当然也喜欢你,不过,是像喜欢妹妹一样。」彦纶一只手搭著她的肩膀,轻轻地拍拍她。「像妹妹?我不要!你这样为我拚命,难道不是因为爱我?你是我等待的白马王子呀!」玛丽亚仰起头,盛满爱慕的眼神是那样教人心疼。「今天若换做其他的女孩子,我一样会帮忙的。而且我爱的人是莉薇雅。」长痛不如短痛,让她早些明了会比较好。「难道我就不行吗?我是一国的公主呀!虽然我年纪比较小,可是我会长大,我会长得像莉薇雅一样漂亮……」「玛丽亚,你听我说;即使今天你是二十,而莉薇雅是十六,我爱的人也会是她,就算她不是公主,我还是爱她,因为她就是她,我早已爱她爱得无可自拔。我的心只有一颗,现在我已经把它给了莉薇雅,所以我没有别的心可以再给你了。」彦纶的眼里都是柔情,不过不是因为她,而是莉薇雅。「我一点机会都没有吗?」她眼里泛著微光,是泪水。「等你再大一点,会有适合你的人出现。我并不适合你。」拒绝女孩子的经验他可是丰富得很。以往,他或许会留一丝希望给别人,反正他命里的人还没出现,但现在「她」已经出现,他一丝希望也不能留,否则只会害了人家。「可是……人家就是喜欢你!」玛丽亚的泪珠沿著脸庞滚了下来,让人看了好不忍心。「别哭,你这样哭我也会跟著难过的。你这只是一时的迷恋,等我走了之後,没多久你就会忘了我的。」很多女孩把他当成偶像般迷恋,等到她们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出现,他就成为过去式。「我不会忘记你的。」她像是发誓一般。「谢谢。」他给了她一个招牌笑容。「我可不可以有一个请求?」她怯生生地问,小脸红透了。「当然可以。」对於失恋的人,他是最不忍拒绝的。「你可不可以吻我?」她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。「好。」彦纶捧起她的脸,然後在她额头轻轻印下一吻。就这麽巧,莉薇雅正好经过看到了。「对不起,打扰你们了。」她看了他们一眼,发现自己出现得不是时候,转而走回自己的房间。「可恶!」彦纶忙追了上去。怎麽这种三流的剧情者发生在他的身上?!命运之神也太不眷顾他了吧!她没听到他的告白,却看到他吻别的女人……唉!误会总是这样产生的。「莉薇雅!」他大声唤著。这个女人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吗?看到他在亲另一个女人,居然一点也不吃醋,还冷静地说声对不起然後离开?!她应该生气地质问他为什麽会和玛丽亚在中庭幽会,而不是淡淡一句道歉然後退出!他要问个清楚,她是不是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他,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?他原本对自己还有一些薄弱的自信,现在却被她彻底击败;是他在帮自己筑梦吗?筑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?他追至莉薇雅的房间,然後砰的一声,门被他关了起来。「有什麽事吗?」从她平静的表情,实在看不出来她在想什麽。「问你。」「问我?刚才的事吗?我已经道过歉了,如果你还觉得不够,我——」「你一点都不嫉妒?」他想克制自己那不断扬高的声音,可是没有成功。「为……为什麽我要嫉妒?」她垂下眼睛不敢直视他。「你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?」他几乎是挫败地吼著。难道真的是他一相情愿地在骗自己吗?「有什麽感觉?」莉薇雅背向著他,这样的彦纶教她害怕,可是她更怕自己,因为她并不是没感觉。「你可以生气、愤怒、嫉妒呀!你应该拉开玛丽亚,对她大声宣告「这是我的男人,你滚开!」而不是该死地只说了一句另不起,打扰你们了」!」彦纶气急败坏地对她叫喊;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,她竟可以视若无睹?!莉薇雅不得不承认,当她看见彦纶吻玛丽亚的时候,心里确实酸得可以拧出醋来了,也很生气,可是她不知道自己酸什麽、气什麽。这样的情绪已经超出她控制的范围之外,她不晓得应该怎麽做才好,只好回房间好好的想一想,没料到他竟生气地追来上兴师问罪。做错事的人是谁呀!「如果今天换成是我看到另一个男人吻你,额头也好,手臂也罢,我绝对不会饶他,因为你是我的!」他扳过她的身子,深情又狂野地注视著她的眼睛。他的眼神清清楚楚地告诉她,他会气得发狂,会丧失理智!只因为她是他的,他爱她!「看著我!你真的不明白我对你的爱吗?」他将她固定在墙上,强迫她面对他。她的沉默就像是在他的伤口上洒盐一样,难道他所做的一切她都看不出来吗?是他的努力不够,还是她真的是块冰山,他的热情还不能感动她?彦纶放开她,绝望地转身走出去。望著他落寞的背影,莉薇雅终於鼓起勇气问:「你真的爱我吗?」虽然她的声音不大,可是在寂静的房间里,每个字都清楚地传进了他的耳朵。「废话!否则我吃饱闲著,对每个女人都这样尽心尽力?担心你的情绪,关心你的感觉,还要讨你欢心……我这麽做是为了什麽?为了要让你快乐!因为我爱你,想看到你的笑容,希望你过得好,并且奢望有一天你可以爱上我……我做了这麽多,难道你一点都感觉不到?」彦纶握拳用力地朝墙壁敲了下去,顿时整只手都红肿起来;可是他一点也不在乎,他的心可比这个疼上百倍、千倍。莉薇雅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疯狂的模样不禁骇住了,心却跟著疼了起来,让她的胸口痛得很难受。下意识地,她双手捧著心。「你怎麽了?哪里不舒服?」即使是在盛怒中,他仍是对她的小动作观察入微,忙扶著她坐下来。唉!谁教他对她动了心呢!这一生,他是注定要栽在她手里了。莉薇雅的心又是一阵痛楚;他连在盛怒当中都还担心她,她去哪里找这样的男人?「从小我住的地方就很偏僻,我没有什麽朋友,也很少和人交往,尤其没遇过感情的事……」她停了一停。没遇过才好!彦纶在心中说道。免得有什麽旧情人出现。不过就算出现,碰到他都只有认输的份。「我虽然不懂感情,但是明白你对我的好、对我的照顾。说实话,刚才我看到你吻玛丽亚公主的时候,心里有著很奇怪的感觉。」她只著头,不让他看到她脸上的红霞。彦纶突然觉得,上帝好像在展现神迹……「什麽奇怪的感觉?」他急急追问。「就是……生气……」她把自己心里的感受说了出来。「还有呢?」她摇头。「没了?」他失望地叫著。不过,至少她对他并不全然没有感情,他的努力没有白废。「为什麽会喜欢我?」她并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,她真的想不出来他为何会喜欢她。「喜欢一个人还需要什麽理由吗?」彦纶反问。「可是……」「我就是喜欢你,就是对你一见锺情,对你动了心。」「我……」她害羞的模样,令彦纶情不自禁地吻上她。这是个温柔的接触,他不敢一下子释放大多热情,怕自己会控制不住。当她慢慢地张开嘴迎接他时,他伸入舌尖与她做最亲密的接触,起先她有些害怕,而後逐渐地有所反应,越来越热情;不必多久,他便瓦解了她的矜待,热情在两人之间传递,她微喘的呼吸在他听来好像天籁那般美妙,对他们而言,这是神奇的一刻。「哦!好痛……」彦纶突然叫了出来,他的手好痛。「让我看看。」刚才,她看到他以手捶打墙壁,她的心也在喊痛。「好痛好痛!」彦纶惊觉到自己的手肿成原来的两倍大才开始喊痛。刚刚是因为心痛,肉体上的痛根本不能比;现在心不痛了,肉体上的病就变得很明显了。她小心翼翼地拉起他的手,真的肿了好大一块。「早知道会痛还去敲墙壁!」她轻斥著。「人家是急嘛!早知道你对我真的有感觉,我又何必拿手去敲墙壁?呜……好痛……」彦纶摆出可怜的神情,又想骗取她的同情心。「你……」莉薇雅忍不住又笑了。这个男人像个千面人,在她的面前是个极力逗她笑的开心果,遇到感情是个执著的傻子,碰到正事时又是实力可怕的魔法师。「你笑起来真的好美,会让我忍不住想再吻你哦!」他的口气令人分辨不出来是玩笑话还是认真的。莉薇雅收起笑容.仔细帮他清理伤口;有魔法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时变出冰块。「我会等到你爱我的那一天的。」他承诺著。「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。」「我觉得以身相许是最好的道谢方法。」他朝她一笑。「你呀……下辈子吧!」得了便宜还卖乖:彦纶带著好心情踏出她的房间,可是走了一步後又突然折回来。「你有没有私奔过?」「私奔?」什麽是私奔?她没听过。「和我走就知道了。」他笑。从彦纶的诡谲笑容里,莉薇雅觉得这种叫「私奔」的事应该会很刺激又好玩,没详加考虑就点头同意了。当晚,彦纶带著莉薇雅偷偷摸摸地从房间出来,沿路躲避士兵,躲躲藏藏地离开了城堡。「原来私奔这麽好玩!」莉薇雅还没做过这麽刺激的事,她感到新鲜极了。「下次我们再一起私奔吧!」彦纶一语双关。「好呀!」完全不了解他话中意思的莉薇雅一口答应。如果她真明了私奔的定义,大概不会答应得这麽爽快吧!呵呵呵……

  5月1日,49岁的艾伯顿宣布退役。艾伯顿的退役决定是通过世界台联官方发出的,他本人在随后感谢了同行和球迷的祝福。

原标题:从“产品”到”产业”,腾讯助力游戏防沉迷新规加速落地

,,江西快3投注